当前位置:主页 >> 环境监测

北京三大垃圾厂无法按期完工研究生活垃圾收费

2021-08-02 05:08:23|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北京三大垃圾厂无法按期完工 研究生活垃圾收费

2009年7月2日,高安屯垃圾填埋场,垃圾异味控制设备正在向垃圾堆里喷洒药液。本报资料图片 浦峰 摄

本报讯 昨日,北京市市政市容委主任陈永向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作了《关于生活垃圾处理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

报告透露,根据“十一五”期间的规划,北京将建成北部阿苏卫、东部高安屯、西部六里屯、南部南宫4个大型垃圾综合处理中心,但由于选址困难等原因,目前只有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建成投入使用。

垃圾处理厂排污指标有望公示

据陈永介绍,《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已起草完毕,正在征求各部门意见,计划于10月底修改完善后交市政府。他表示,希望“垃圾处理厂的排污指标向社会公示”这一条能进入法规。

按照立法思路,要建立和规范公众参与垃圾管理的渠道,保障公众知情权,设立设施开放日,禁止任何个人和单位阻碍垃圾处理设施的正常建设。

陈永称,居民生活垃圾处理将收费,还将逐步提高非生活垃圾收费标准。至于何时开始收费、收费的标准及原则都在研究中。

上半年全市垃圾产生量实现负增长

报告还透露,去年城八区的垃圾总量首次出现负增长,远郊区县的垃圾产生量增长率明显下降。这一势头继续保持,今年1月至6月,全市垃圾产生量实现负增长,同比下降4.8%。

目前仅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建成投入使用

根据“十一五”期间的规划,北京将建成北部阿苏卫、东部高安屯、西部六里屯、南部南宫4个大型垃圾综合处理中心。但由于选址上的困难及周边居民对建设垃圾焚烧厂的不理解,目前只有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建成投入使用。

阿苏卫垃圾焚烧厂完成征地,正处在可研批复、环评等前期阶段;南宫垃圾焚烧厂完成可研批复、征地和招标设计,正在进行初步设计,力争2011年开建;六里屯选址尚未确定。

另外,朝阳、顺义等区县的9座生活垃圾综合处理中心以及京西南生物质能源厂等项目正在开展前期工作;董村综合处理厂今年投入试运行。

■ 对话

“垃圾焚烧厂必须加快建设”

陈永表示,建焚烧厂不会因为大家认识不统一或有障碍就放缓

记者:人大调研报告指出,4个大型垃圾综合处理中心有3座不能如期完成,为什么?

陈永:焚烧、生化和填埋处理的比例在“十一五”末期就应该达到4∶3∶3,但没有完成。原因既有对垃圾焚烧认识的不同意见,也有选址的困难,还有周边群众对其不理解等,导致进展缓慢。但从去年开始,已经加快了设施的建设进度。

记者:目前的进度怎样?

陈永:整体焚烧厂的规划选址打破了原来的计划,按照规划重新选址。分布上,我们要求每个区的垃圾都应该按照4∶3∶3的比例自己解决。北京要再不建焚烧厂,垃圾真的处理不了了,所以焚烧厂必须得建,不会因为大家的认识不统一或有障碍就放缓,必须加快建设。

焚烧厂的选址确确实实非常难,如果在哪里成功选址的话,不到开工都不能说。因为选好一个,周边的居民就反对。可能我今天说了,明天又得变了。

记者:很多居民担心焚烧厂的处理技术问题,比如达不到日本那样的水平。

陈永:完全能达到。随着全社会对垃圾焚烧设施的认识进步,我们也在改善各个处理环节。终有一天,当我们各个环节都做得很好时,焚烧厂会离城里近一点。焚烧厂离城区远的话,成本是很高的。

记者:很多市民关心垃圾处理场排污指标能否通过立法强制公开?

陈永:我们的观点是焚烧厂和处理场要对公众开放,不但要开放,还要做成循环经济和科普的场所,小学生中学生平时都可以去参观和学习。

记者:条例会写进去吗?

陈永:作为主管部门我们希望把这一点写进去,希望是强制的,这是对社会和人民负责,对运行企业也是一个压力。作为主管部门,我们希望企业进行公开,但还得看立法的最后结果。

记者:条例提出生活垃圾收费,何时开始?

陈永:目前正在研究,全世界的原则都是垃圾谁产生谁付费,将来趋势就是这样,北京肯定也是一样,至于多少钱、用什么方式还在研究。

■ 现场

本报记者探访朝阳区东高路附近高安屯垃圾处理厂

“早已没臭味 厂区空气质量改善”

朝阳区东高路附近的高安屯垃圾处理厂,树枝吐绿。昨日下午,记者在前往厂区的路上和垃圾处理厂厂区内,均没有闻到臭味。门卫称,早就没有臭味了,厂区的空气质量也大大改善了。

记者走访万象新天、柏林爱乐小区及马各庄居民,询问的数十人均表示,现在没了臭味,进出垃圾车少了,所以也就不在意了。一名房产中介说,以前看房子很多人会问高安屯是不是还有臭味?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现在很少有人问,他们会带着买房者绕四周看看、闻闻。

一名曾在优点社区居住、因臭味而卖房的业主称,前几年维权活动声势浩大,政府积极除臭,业主看到了效果。臭味没了,他们也就偃旗息鼓、各忙各的了。

■ 综述

四大焚烧厂建设“艰难路”

北京市民最早对垃圾焚烧厂有认知,是在2006年。这一年,北京六里屯垃圾填埋场要建焚烧厂的消息,让周边社区居民坐卧不安。

去年年初,居民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万民请愿书”。同年7月9日,海淀区市政管委副主任赵立华前往社区与居民进行面谈沟通。

当时,在回答“海淀市政管委对垃圾焚烧厂选址是什么态度”时,赵立华说,考虑到公众的态度,海淀市政管委也在认真分析周边的因素,现在还不能形成一个决定性意见。对于居民提出的“六里屯垃圾焚烧厂有没有备选地址?”赵立华表示,也在考虑在其他地方选址。昨日,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主任陈永向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作《关于生活垃圾处理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时指出,四大垃圾焚烧厂目前就剩六里屯选址尚未确定。

2008年,北京高安屯附近的居民坐不住了,他们发现在高安屯垃圾填埋场内,北京第一座大型垃圾焚烧厂已经竣工并试点火运行。同样是2008年,北京阿苏卫附近的居民更是躁动不安,他们听说北京的四大垃圾处理园区中阿苏卫名列其中,并准备建设一座垃圾焚烧厂。居民照例发出了反对声,其中以48岁的律师———黄小山“驴屎蛋儿”为代表人物之一。

在四大垃圾焚烧厂中,主要服务城南地区垃圾处理的南宫生活垃圾焚烧厂是争议最小的一个,“南宫周边的居民不太集中,建厂阻力比较小。”一名市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道出了缘由。

“我相信4个垃圾焚烧厂都能建成。”垃圾处理问题专家、北京市政府参事王维平对4大垃圾焚烧厂建设的未来给了明确的答案。他说,去年至今年,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用了将近一年时间与焚烧厂周边的居民进行了沟通,请阿苏卫的代表人物黄小山去日本和澳门参观垃圾焚烧厂,“百姓已经慢慢对垃圾焚烧有所了解了。”

■ 专家建议

建垃圾焚烧厂重在垃圾分类

环境咨询专家马军认为,建设垃圾焚烧厂关键不在于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管理体系问题。

“北京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垃圾分类体系。”他认为,垃圾焚烧的先决条件是垃圾分类必须到位,如果垃圾没有分类,直接进行混烧,在设备工作状况不正常情况下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周边居民也不是说一门心思不同意,他们只是强调安全。”马军认为,如果前期垃圾分类没有做好,垃圾焚烧就免谈。

专业留学

澳洲留学

留学中介机构

南京留学

友情链接: